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山海情》之所以好看,是因为它不回避现实中真真切切存在的问题。吊庄移民到了新村,却发现这里还是通不上电。
 
为什么呢?因为国家规定要60户才能通电,而这里早期移民户数才59户。就差一户,让年轻的村支书马德福愁白了头。电视剧没有展现马德福有什么过人的智商去解决这个问题,而只是表现了他的执着和坚持。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蹲在电力处几天几夜,又跑到局长大人那里去诉苦。在这个困境中,想通电的马德福和不能通电的电力局局长都有各自的理由:通电是需要固定成本的(事后剧情特地展示了这一点,为了给村子通电,一排排的电线杆子竖起来了),如果村子的规模过小,那么投入的成本就可能收不回来,这就是一个亏本的买卖,电力局承担不了,所以电力局有一个最小规模60户的规定;但是如果不能通电,新移民也不愿意长期居住在这里,对后来者也缺乏吸引力,那么就更加达不到电力局的规模要求。这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死结。
 
也许导演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最后一刻拉来了一个水花,算是圆了自己一开始设下的这个局。但是现实中,这样的问题普遍存在,并不都能够在关键时刻恰好来了一个水花姑娘。那么经济学能不能提供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呢?
 
有的。那就是“对赌协议”。
 
马德福可以权衡一下:如果通电的话,自己是不是就能够说服1户新来的移民,如果可以,那么就和电力局局长签一个对赌协议,请电力局先行通电,自己在通电后的一个时间段内保证能够增加1户新移民,从而达到电力局的最低规模要求,如果做不到,那么自己愿意承担两倍的电费(相当于增加了一户新移民的用电消费)直到新移民到来。
 
这种对赌协议,现在的市场经济中普遍存在。当然,想要一个农校毕业的中专生在九十年代初市场经济还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运用它,有点儿勉为其难了。所以马德福没想到没毛病,《山海情》的导演没想到也没毛病。不过从上海调任重庆担任市长的黄奇帆,就不可能想不到了。
 
在黄市长卸任后的演讲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初黄奇帆试图推动中欧铁路货运班列的时候,就遇到了和马德福差不多的问题。当时的铁道部认为重庆没有那么多的货柜可以走铁路运到欧洲去,所以从成本角度考虑,必须价格足够高。问题是如果价格按照铁道部的意思定那么高,这个运输线路和海运比就没有什么竞争力,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货柜走中欧铁路专线。
 
这时候的黄市长比马德福聪明多了,他就和铁道部打了个赌:请国务院领导作证,运价先就降到0.6美元每货柜每公里,重庆方面保证当年至少能有100个专列,一个专列50个货柜。如果重庆方面做不到100个专列,那就要按照铁道部的高价退还差额。因为这个对赌协议,当年重庆方面开行了130个专列,兑现了诺言。也因为中欧班列的开通和低运价,吸引了新货源,重庆方面接着进一步开到了250个专列,于是价格也进一步下降,降到0.55美元,实现了对海运的竞争优势。
 
由此可见,在总结各地经济增长好经验的时候,千万别忘了经济学原理。
 
原文发表在《大公报》
 
话题:



0

推荐

沈凌

沈凌

347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穷游海内外,经济大小事。 《大公报》《证券时报》《德国之声》专栏作者 著作:《复盘》《宏观经济看得懂》 联系微信:VWL007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