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增值税减了三个点。民间一片欢呼喝彩,连股市也红盘报收。那么减税对经济的影响究竟如何呢?
 
中国大减税
 
两会期间,政府公布了中国版的减税计划,在民间引发了热议。因为自从两年前美国大减税之后,中国民间就热盼着中国政府也能来这么一下子,不过两年来,经济增长率逐步递减,降杠杆压力不断增加,而减税的力度一直不是很大。这下好了,增值税这个中国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一下子调低了三个百分点,综合而言,有人认为会减少两万亿的税收收入,占咱们政府全部收入的大约8%。这是一个出乎预料的重要措施。无怪乎股市对此做了相当正面的反应。
 
那么这么大的减税幅度,对宏观经济的影响究竟如何呢?
 
李嘉图恒等
 
在宏观经济学教科书里面有一个很古老,又不断被事实反复验证的“李嘉图恒等定理”。
 
它告诉我们:如果政府的开支不变,减少税收就必将增加债务。减少税收会减轻老百姓当前的负担,但是增加的债务会增加老百姓未来的负担。如果老百姓不是只看到眼前不顾及将来的“朝三暮四”故事里面的小猴子,那么未来的负担的增加将会被折现到现在,刚刚抵消现在减少的负担。因此,整体而言,老百姓的负担并不会减少,只不过负担被延后了。
 
如果我们细看政府工作报告,就会发现一丝“李嘉图恒等”的蛛丝马迹。报告中说“今年财政支出23万亿元,增加6.5%”,也就是说,支出并没有相应减少,还增加了1.4万亿元。那么整体的收支缺口就要因为减少收入两万亿元加上增加支出1.4万亿元,而达到3.4万亿元。对此,除非我们有别的增加收入的办法,否则就只能增加债务了。对此,报告中略有提及:“今年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去年预算高0.2个百分点,财政赤字2.76万亿”,“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1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8000亿元”如果最终减税降费的结果是增加了债务,那么我们需要理解:负担并没有减少。
经济增长是关键
 
当然,李嘉图恒等定理的适用范围是需要注意的,那就是这种减税增债的负担,主要是用于消费了。这里的消费,可以是减税从而增加的私人消费,也可以是增债增加的公共消费。只要是消费了,那么我们的公共债务负担就由下一代不折不扣地承担了。
 
如果我们的减税增债调动了私人投资和公共投资,增加了未来的产出,那么即便我们延迟了现在的负担到未来去,我们的子孙后代也未必会因此而增加很多的负担,因为他们的产出增长了。
 
因此,减税增债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从来不能独立地讨论,必须要和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联系起来。中国未来的增长,依旧寄希望于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上。
 
而转型升级需要的中短期制度保障,无非是给新经济以金融市场的支持,这一点,科创板的设立已经表明政府有了积极愿望。但是科创板和注册制需要的严刑峻法,如果不能迅速建立起来,那么游戏规则还是可以和以前一样。如果游戏规则没有显著不同,同样的玩家既然可以把创业板玩废掉,为什么在科创板里面就会有不一样的表现呢?
 
而转型升级需要的中长期制度保障,就是能不能建立有创新动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经济增长率哪怕只保持在6%左右,十二年就会有翻一翻的效果,以当前中国接近一万美元的人均GDP水平,翻一翻就达到了大发国家的水平。那么12年以后,我们是不是就会有一批世界领先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来为中国经济提供创新源泉呢?如果能,那么我们的经济转型升级才有了可持续的保障,如果没有,转型升级也有可能变成原地打转。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二战以后的发展中国家,成功脱贫进入富国俱乐部的,远远少于永远徘徊在富国俱乐部门口的国家数量。但愿中国能够一步跨过去,不再回首。
 
文章原载于大公报
 
话题:



0

推荐

沈凌

沈凌

347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穷游海内外,经济大小事。 《大公报》《证券时报》《德国之声》专栏作者 著作:《复盘》《宏观经济看得懂》 联系微信:VWL007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