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本文发表于《证券时报》专栏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庙堂江湖”
 
从德国留学回来以后,我一直没有机会再次体验德国铁路的优质服务。在我脑海里还是德铁的准时、方便和高速。二十年前我第一次踏上德国土地的时候,惊讶于德国的高速列车,以时速超过两百公里掠过大地;而且德国火车站是没有检票口的,我可以掐着点到火车站,跳上火车车就开动了。这样的设计,让旅客省下不少候车时间。当然,当时的我也窘迫地发现:德铁实在是太贵了。同样的距离,德国火车的票价差不多是中国当时火车票价格的10倍!
 
今年暑假,我再次踏上德国土地,去看望在德国留学的儿子。我的朋友打趣说到《中国合伙人》里面的桥段:我们沈家是不是有留德华的家族传统啊?没有想到,在德国生活了两年的儿子对德铁嗤之以鼻:德铁以准时出名?算了吧,迟到晚点已经是家常便饭!自从德铁私有化之后,准点率的下降已经成为全德国诟病它的众口一词。而且德国铁路系统是一个以转车为重要节点的网络系统,和中国不同的是:当你想从A点出发到B点的时候,往往不能直达。这样一来,我们都需要一个如何转车的车次连接顺序表(德语叫Verbindung)。一旦其中一列火车出现晚点,而不能及时赶上下一班火车的时候,麻烦就来了,虽然车站有广播,但是如果你后继连接比较麻烦时,还是不能确定应该如何变动你的整个行程,所以,不得不去火车站的人工柜台重新拉一张Verbindung。这时候人工柜台人山人海,又要废掉不少时间。这个就是我最后一天离开德国去机场的经历,还好我预留了足够多的时间,要不然,赶不上飞机麻烦可就大了。
 
相较而言,这几年中国铁路的发展速度相当快,而且准点率大为提高。我每周往返于杭州上海,基本没有遇到晚点的。这或许得益于这几年高速客运专线的开通,即便是普通列车也准点起来。这样就可以让我把火车和校车时刻连接好,一天往返都没有问题。至于中国高铁的速度,更是实现了对德铁的完美超越。
 
这样一来,我更加受不了德铁的高票价了。受惠于中国汇率的升值,目前德铁的基本票价(没有各种优惠的基本价)差不多是中国票价的6倍。让我用6倍的价钱购买一个既不高速也不准时的运输服务,心理落差可想而知。
 
最可怕的是:德铁卖了这么贵的票价,居然还是亏损的!这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以前中国人老是抱怨中铁亏损的财务报告,认为这是没有效率的例证。但是现在货比货,中铁的亏损或许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的票价毕竟便宜。上海到杭州24.5元的普通车票,78元的高铁票价,便宜到让我这个消费者都不好意思。但是德铁即便是优惠票价(提前购买不能转签)的话,法兰克福到科隆的这段相似的距离也要卖160元人民币。
 
两家都是差不多垄断型企业,而且也都是体型巨大的国有企业(德铁致力于私有化,但是主要股份还是国有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原来在中国享受中铁的低廉票价的时候,我没有意识到:中国国有企业的价格管制,或许是克制私有垄断企业的一剂良方。用绝对低廉的价格提供交通运输服务,实际上是促进了经济资源大范围的重新配置。比如我们内地的农民工常常数千里奔波来到东部沿海地区打工,这中间当然有廉价火车票的作用。这这个意义上看,春运火车票不涨价,就是一个标志性的物价管制制度,让人可以理解政府用行政补贴促市场交易的良苦用心。
其次,中国的大一统而且人口密集居住于东部地区,实际上最有利于发展铁路系统,这或许是为什么我们的高铁能够迅速盈利的关键所在。反过来,过去二十年在基础运输设施上的巨大投入,进一步强化了我们的大一统市场整合,这有助于我们的资源配置效率的进一步提高。反观欧洲,差不多的地理面积,差不多的人口密度,但是在铁路运输系统上确是分崩离析,由几十家不同公司在运行,效率当然不可能像中铁这么高。有一次我们买了比利时的周末票在比利时境内旅行,说好了可以在任意一个城市上下车的,结果一个不小心上了一个德国火车,被迫补票。原来在比利时领土上跑的未必是比利时的火车,这个事实常常让中国人目瞪口呆。
 
 
话题:



0

推荐

沈凌

沈凌

347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穷游海内外,经济大小事。 《大公报》《证券时报》《德国之声》专栏作者 著作:《复盘》《宏观经济看得懂》 联系微信:VWL007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