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历史上的风险教育

历史上的风险教育

    【欢迎订阅我的免费公共微信号:VWL008“庙堂江湖”】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陪你换个角度慢慢看世界】


历史上的风险教育

 

2015年1月19号,股票暴跌。上证指数下跌了7.7%,好多人都在网上骂证监会。要我说:抱怨这个调整太狠的估计都是年轻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暴跌。7.7%算什么?中国股市不长的历史上,就曾经有过好几次这样的暴跌。最厉害的一次,整个大盘连续两天跌停板,30%在一周之内完成。

在中国做股票投资,是需要听党的话的。但是这样的经验,并非人与生俱来,所以需要我们的政府时时刻刻去教育,去提醒。做这样的政府,容易吗?

中国的股市,牛市太短而熊市太长。过去二十年,能够称得上牛市的,大致只有两三次。所以一轮牛市吸引进来的股民都是不着调的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党是如何领导股市的,然后经过了超长的熊市风险教育,他们出局了,过了七八年下一次牛市再来的时候,经历过风险教育的老股民已经淡出,而新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又需要我们政府再教育,周而复始。


我年纪有点大了,早在1996年第一轮牛市中,就已经被政府教育过,所以铭记在心。那一年是让我最舒心的一年:毕业两年之后,工作步入了收获期;炒股三年之后,股票也步入了收获期。从年初的最低点512,股市稳步向上,每个月都是上涨的,最高点出现在年底的1258点。那是一种怎样的热情啊!股市天天向上,再没人好好学习了。

对于96年的股市,我还记得什么呢?我不用查资料,就清楚记得的是四川长虹和深发展。在经历了前几年的炒作之后,忽然间,大家似乎发现了中国股市之中还有几个绩优股是值得投资的。我记得我最早听到股评家推荐四川长虹的时候,它才8到9元钱,市盈率不过是十倍上下。这和现在的银行股是不是很相像?在那个年代,我们观念里面的股票好像不应该看市盈率的,那是一个美国人才看的指标,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只看股票有没有波动性,不管它有没有利润。但从95年开始,家电特别是彩电进入寻常百姓家。一般的家电生产厂家,都开始享受到盈利高速增长的快乐。全国大大小小估计不下百家彩电生产企业,市场的力量当然要开始发挥作用。这就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长虹的掌门人是倪润峰,长虹是一个军工背景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掌门人一般来讲有两个极端:要么就是混吃混喝,不干事,反正是大锅饭嘛。这样的企业迟早会死掉,但是它们是悄悄的死掉,我们一般不知道。还有一种人就是特别敢于冒进,反正是国家承担最后的风险,所以成功了,似乎功劳就是他们的;失败了,他们能够承担的也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样的制度安排,创造出一大批“改革明星”。倪润峰从本质上讲,就是其中一个。长虹的增长是超高速的,几乎每年业绩都要翻番。所以,我记得当时的股评一边倒的吹绩优股。说四川长虹这样的公司,已经垄断了行业(当时它的产量占到全国的一半),盈利是不会再降下来了。。。

这一年的股市从年初红火到年底。到了12月份,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创出1258点的高度之后,忽然间掉头向下,原因呢?是人民日报发社论,要求大家防范风险。并且宣布:重新建立了涨跌停板的限制。股市出现了连续两个跌停板。这不是某个股票的跌停板,而是整个股市跌停板!很多股民的盈利一下子没了。就这么两到三天!圣诞节那天,跌到阶段性的低点855。30%的下跌是在一周内完成的,下面会怎么演变呢?我不知道。

实际上,早年炒股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博弈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政府。政府是有一个心理线的,低于或者高于这个线,政府会很赤果果的出来说:“太高了”或者“太低了”。这样一次次的教育,当然会慢慢培养出来一批两眼盯着政府的股民。这也是理性选择的结果。当时来看,中国股市最大的庄家就是中央政府。最大的股评家就是人民日报。有人说,自从开了股市,人们再次掀起了一个读人民日报的高潮。

政府时不时地修改规则,让人无所适从,只能猜测政府下一个步骤是什么。这样的股市初级阶段,不是在培养投资者的正确投资心态,相反,为以后的股民建立了一个很不好的榜样,或者说信条,就是“炒股要听党的话”。有时候,股民们太听话,对政府来讲,是一种很难承受的重压。因为股市里有一种从众心态,这会使得股市波动剧烈。只有有人能够不从众,敢于逆潮流而动,才会使得波动减小。所以,某种程度上的不听党的话,才有助于建立一个相对稳定的股市。大家都要等党出来说话了之后才敢行动,就会跌的时候跌过头,涨的时候涨过头。建立涨跌停板并不会消弭这种波动于无形。后面的历史一再证明着这一点,直到今天。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