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新”卫生经济学(1):黄牛的作用

“新”卫生经济学(1):黄牛的作用

     【欢迎订阅我的免费公共微信号:VWL008“庙堂江湖”】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陪你换个角度慢慢看世


 经济学的各种分类中,确实是有一门课,叫卫生经济学。它的研究范围?嗯嗯嗯,我就不说了吧?因为可以去问百度。我这里想说的是:在中国当下,这门正儿八经的课没啥用处,因为我们有太多的中国特色。这是一个我们需要对经济学基础知识活学活用的时代,原因,你懂的。

 

(1)     黄牛的用处

现在你到医院门口去逛一逛,就会知道那些卫生部的人都是在扯蛋。什么网络挂号体现公平,什么公费医院服务百姓,全是在扯。因为你看看那些医院门口的卖花的,停车收费的,修理自行车的,都有一项副业是“代为挂号”,你就知道这个医院里面的专家门诊根本就是像可望而不可及的封面女郎,你可以看她,但是想让她看你?

黄牛总是伴随着计划经济出现的。中国改革开放的时间还不算太长,老一辈的人,就像我,还记得街头巷尾的鸡蛋换粮票的货担黄牛,中国银行门口的外汇黄牛等等。现在市场经济越来越彻底,黄牛下岗的越来越多。仅剩下的一点点,存留于春节期间的火车站售票处,以及医院门口,他们是计划经济的活化石,就像是水杉之于植物学家,熊猫之于动物学家,弥足珍贵且极具观赏价值,不知道哪天顶层设计者一声怒吼,他们全作鸟兽散,你就再也看不到了。


黄牛全身都是宝,计划经济少不了。

首先,黄牛能够让一部分最需要的人挂上了专家号。

看病是件大事儿,很少有患者说,我无所谓,请给我选一个最差的医生看病吧。这种患者,估计应该去看精神科大夫。一般而言,只要有可能,大家看病都喜欢选一个好医生。这是古今中外的普遍规律,也可以叫“普?世价值”。所以,好医生总是会面对一个“供不应求”的局面。总是有人想挂专家号而挂不上,那么应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本来应该由卫生部解决,但是他们这些大老爷活像是《皇帝的新装》里面的大臣,他们从来不去医院门口半夜排队挂号看病,所以他们宣称:只要中国的专家医生以雷锋的态度服务于人民,自然就不会存在患者挂不上专家号的问题。既然卫生部不管事儿,那么黄牛说:我来管。他们或者起早贪黑,或者成群结队,把医院放出来的有限专家号用高价拍卖的方式分配给了最需要它们的人。自己因此获得差价,赖以糊口。所以,越是好医院的门口越能看到一群群的黄牛,他们默默耕耘,乐于奉献,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勇气,承担了卫生部老爷不愿意承担的容易遭人唾骂的社会责任!

其次,黄牛给医生标了一个合理的市场价。

有医生朋友很愤愤不平地对我说:我读了8年医学院,在医院里面干了超过十年,才很幸运地成为专家。但是我们看一个门诊赚到的,还不如门口黄牛赚到的多。你说,我学医是为了养活黄牛他一家的吗?这个问题问的好,确实,雷锋也不会把自己做的好事全都记在别人的功劳簿上,让毛主席为黄牛提个词。所以,为啥医生费了那么多力气学好了本事,却让黄牛赚到了大头呢?

但是,在现在的中国,卫生部的老爷不愿意为你们这些专家标一个合理的价格,黄牛却为了自己赚钱帮助你明确了专家的市场价,这又有什么不好呢?在没有黄牛存在的情况下,专家医生看完了门诊,患者并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医生,有些人还认为自己已经付了门诊费,就应该有资格对待餐厅服务员一样对待医生了。现在有了黄牛,无论是通过黄牛买到了高价号子的患者,还是傍边那位运气好自己挂到号的患者,或者是一个通过别的渠道(嘿嘿,此处省略100字,你懂的!)得到这个宝贵号子的患者,他们都明确的知道了手中这个号子的含金量。这不有利于专家医生明确市场价值吗?如果可能,专家其实应该感谢黄牛,没有他们的辛苦工作,哪有专家医生的价值发现?所以有可能的话,专家把一部分号子通过黄牛放出去,获得市场价格之后,再把剩下的一部分号子留给亲戚朋友,不是更加能够有利于自己吗?

最后,黄牛的存在,才可能激励更多的学生学医,成为将来的医生。

曾经有朋友问我,孩子马上考大学了,你说应该补应该让他学医呢?我说,为啥不学医?他给我举了很多的当医生不好的地方,比如工作辛苦,报酬很低,还有生命危险。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医疗市场的价格管制的最要命的地方。它逼迫现在的医生高强度而低报酬的工作,或许还没有什么,因为这些医生说实话,除了做医生不会干别的。但是现在的学生看到了这样的情况,还会非常高兴的,心甘情愿的成为将来的医生吗?所以这才是中国医疗体制面对的最大危机。不过,我们的黄牛在提醒我们,目光不要那么短浅!也许现在的医生因为体制的原因,从医院拿到的正规收入很低,但是黄牛标出来的市场价格却很高。如果医生能够得到这个市场的报价,无论是现在合理不合法,还是将来合理也合法,那么现在去学医还是值得的。

市场总是奖励那些有冒险精神的,敢于满足市场需求的人。过去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里面还有一条投机倒把罪,但是有很多体制外的人已经开始学习把衣服从广州卖到上海,把自行车从上海卖到武汉。今天,医生的红包还是一个法律的禁区,卫生部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老爷还要求医生和患者前一个不送红包的协议,但是黄牛伯伯已经在告诉大家,医生的价值一定不可能永远是十元钱一个的门诊号。所以,如果在大家都不愿意学医的今天你去学医了,那么在未来你极有可能获得市场最丰厚的奖赏。


推荐阅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