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和吴敬琏老先生商榷:不如赌场的股市还要不要玩儿?

和吴敬琏老先生商榷:不如赌场的股市还要不要玩儿?

【欢迎订阅我的免费公共微信号:VWL008“庙堂江湖”】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陪你换个角度慢慢看世界】

 

吴老师是令人尊敬的经济学家。这个头衔可不是一般的重,因为能够被冠以经济学家而不加引号的人,全中国据说不超过五个,比国家领导人的数目还要少。

吴老令人尊敬说起来有点儿让人匪夷所思,他其实并没有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什么文章,所以他估计也不可能拿什么诺贝尔经济学奖。在他年轻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改革刚刚开始,全中国也找不出几个知道经济学的,特别是市场经济规律的,所以吴老当时就讲了一些现如今大学本科生都知道的供给和需求,就成了经济改革的急先锋了,因此我念大学那会儿就知道吴老有一个“吴市场”的诨号。

今天的年轻人或许对那个“无市场”的年代相当陌生,也不会因为吴老当时的贡献而记住他。大多数现在还尊敬吴老的人,估计都是因为听了他在十年前那个“现在的股市还不如一个赌场”的著名论断的。这个说起来更加令人匪夷所思,这不就是一个大实话吗?可是,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面的小孩子,在现在这个时代,说一句实话居然还是值得尊敬的,更况且是从一个饱经世事的老人嘴里。


但是这个世界变化真快,大多数人,比如像我,都喜新厌旧,都不愿意老是听一个人唠叨,何况还是一个老人。所以,吴老先生十年后还是一如既往地说“中国的股市还不如一个赌场”的时候,我禁不住有点儿不耐烦,不懂礼貌起来。

首先,吴老,您说这个话到底是啥意思?是让年轻人不要玩股票吗?股市有风险,远离年轻人?要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努力地学习和工作,现在的市场经济由于您当年的努力也相当成熟,给予这些努力的年轻人以一个较好的回报,所以,年轻人都可以把不少的收入积攒下来,或者为了买房子或者为了子女教育。因此投资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并不是年轻人特别地好赌,那么现在的社会给了他们什么样的投资场所呢?还有没有一个比赌场更加公平公正的渠道呢?大陆是不能开赌场的,所以您讲人家的赌场好没有用,他们也不可能天天去澳门。存银行额利率是赶不上通货膨胀的,更不要说去追赶房价。民间借贷是危险的,因为我们的国家现在还对金融市场的开放模棱两可。黄金投资是没有利息的。投资实业是需要经验和背景的。神州大地,哪里有一个地方只需要一台电脑,或者一个手机,就可以几乎没有门槛就投资的别的渠道呢?年轻人在职场混上不到半年就会知道,您说的那些个不讲规则的事情,并非股市所独有,那个公司机关学校医院没有这种事情?所以,我们的任务并非在这里说股市不如赌场,学校不如教堂,医院不如墓地一类的气话,我们不得不为了我们的储蓄寻找一个最不坏的存放渠道。如果天下的乌鸦都是黑的,有一个稍稍黑的不是那么过分,我们又何必斥责他不够白呢?


其次,吴老或许您讲这个话是给上面听的,期待一个顶层设计来一天之内建设好一个股市。但是,这样的期待又一次也就罢了,您都讲了十年了,怎么还没有感悟到:规则是参与人的规则,有什么样的参与人才有什么样的规则呢?顶层设计固然美好,但是中国的经济改革从来不是顶层设计出来的,美国的规则也不是。中国的股市确实没有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规则,但是如果因为这样,养老基金不能进,小老百姓不能进,里面只有一些会偷看的牌友,怎么可能建立起一个我们期待的完美规则呢?只有让不喜欢偷看牌的,或者偷看不了牌的牌友占据牌桌的大多数,才能有可能建立一个新的不能看偷看牌的新规则。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满于证监会的工作,比如绿大地这样的造假者基本没有受到足够的惩罚。但是九十年代这样的造假公司也有,我们小股民基本上连知情权都没有,今天媒体对它口诛笔伐,至少我们知道了这种风险的存在,难道不是一个进步?所以,我很为最近被抓的21世纪经济导报鸣不平:他们依靠负面新闻敲诈勒索固然是不对的,但是他们的存在不就是因为这么多的上市公司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值得他们去敲诈吗?如果我们的监管当局已经做好了监管工作,这些敲诈者还能有这样的生存空间吗?反过来讲,现在在我们的监管寓于各种理由无法完美监管的前提条件下,通过敲诈勒索者,给上市公司造假增加一点儿成本,也是“矮子里的长子”和“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无奈之举吧?

在2014年末,中国股市平地起惊雷,似乎一个大牛市即将到来。我希望年轻人能够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哪怕不如赌场,也应该进去玩一把。至于最后的结局,我最期待的是十年后吴老能够再说话而不再说这个地方还不如赌场。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