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沈凌:想起我的那些同学们

沈凌:想起我的那些同学们

最近不知道为啥,突然想起来我的一些同学。是不是年纪大了,比较念旧?

当年母校在当地排名还算可以,似乎比现在好很多。我们那一届有四分之一上了重点大学的分数线,这个比例不算低了。不过说起来惭愧,这些上了重点大学的学霸,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建树。我们班长和副班长,学习排名一直占据前两名,这还不算狠,开始两个人还谈恋爱,结果造成班级前两名就在他们家内部轮流转,第三者想插足都插不了。不过后来他们闹掰了,一个去了美国,一个去了欧洲,分别就职于世界五百强的大公司。不知道现在谁的排名靠前一点点?

我们班里另外还有两个小朋友,人小鬼点子多。每次考试排名都不靠前,但是架不住人家聪明,专攻数理化,跑去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拿了一个牌,就分别被北京大学和上海交大提前录取了。我们在为了高考挥汗如雨的时候,他们乐颠颠地跑回来看我们的笑话。不过他们虽然能够进我们进不了的大学,却并不珍惜,没有读完就都出国了。如今也是一个美国一个欧洲。让我很替被他们抛弃的北大交大而惋惜。

这样想起来,我们班最顶级的十分之一都在国外,人才流失挺严重。网上有人说这些北清复交重点大学都是为歪果仁培养人才的,我还不太相信,我们班的情况或许仅仅是个例吧。

除了这几个顶尖学霸,大部分同学大学毕业都在国内生活,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忙碌。这话其实不对,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三十年中,大家早就不为这七件事发愁了。如今发愁的是票子,房子和孩子。发愁票子,不是因为不够用;而是因为用不完。因为收入增长虽然快,但是通货膨胀也快,以前没有多少钱的时候月光,现在有钱了花不完就要为如何储蓄,如何理财而费尽心思。大家小时候都穷,没学好家庭理财这一课,于是存钱就买房,因为砖家说房价是不会跌的。有统计数字说中国的老百姓八成储蓄放在了房产上。其实这主要还是集中在一线城市的中产阶层上。这部分地区的房价太高了。不过你真的去调查一下他们,他们自己认为最大的家庭投入,既不是财米油盐,也不是房产投资,而是孩子教育。因为这个投入不光是钱,还有精力和时间。城市中产的生活,就为了这三个子团团转。

说起来好笑,这些当年考得上重点大学的同学并不在社会上出类拔萃。虽然他们各有一技之长,但是在社会上不像在学校里吃得开。我有时候真怀念学校里考试成绩排名的时候,比较纯粹,比你高一分就是一分,气死不偿命。但到了社会上就不一样了。你完成了别人完不成的任务,并不一定能够得到老板的赏识,他们会拿出一些“情商”“财商”之类的搪塞你。反正你什么比较欠缺,他就拿什么说事儿。总之你的智商反倒是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难怪现在高科技被人卡脖子,情商可以造芯片吗?

最近一次同学会,我吃惊的发现,原来班级里最不擅长数理化的同学之一,居然做了我们地方的统计局副局长。他的进步可真大啊!我心里暗自窃喜:回国找工作还好没去统计局应聘,要不然,当年差一点辅导过他的数学的我,今天在他手下当个合同制员工,三年一考核,一年一续聘,我的心理承受力得多强大啊!当然,这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比差的世界。看看人家美国,相信消毒水注射可以防疫的都当了总统,你把生物考满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看人家眼色行事?如果你被他炒了鱿鱼,千万别去和他拼命,不值得。

原文发表于《证券时报》专栏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