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出路

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出路

在外部环境发生急剧变化的当下,突出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策略是不是有助于中国在未来实现经济结构的升级转型呢?因为经济发展并不是简单的生产要素的数量积累,还涉及产业结构的调整,所以,过去成功的经验未必能够一成不变地沿用到未来。我们需要从结构转型升级的需要出发,重新审视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策略适当与否。
 
脱胎换骨的国企
 
国有企业一直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中的重要一环。在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也有过国有企业整体资不抵债的艰难日子。但是通过抓大放小,退出竞争性市场领域,当下的国有企业整体盈利状况很好。以国有四大行为例,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可圈可点。比如工商银行,2006年上市以后,累计分红派息6565亿元,是当初IPO募集资金466亿元的14倍。而其股价复权后也已经超过了2007年大盘6124的最高点。可以说,无论从何种角度看,这个国有企业都已经做大做强了。
 
那么,这个过去的成绩单是不是能够在未来继续呢?尤其是:在外部环境发生急剧变化的当下,突出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策略是不是有助于中国在未来实现经济结构的升级转型呢?因为经济发展并不是简单的生产要素的数量积累,还涉及产业结构的调整,所以,过去成功的经验未必能够一成不变地沿用到未来。我们需要从结构转型升级的需要出发,重新审视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策略适当与否。
 
比如说:过去我们的能源结构中煤炭石化是最主要的部分,那么在煤炭石化这个有关国计民生的行业内做大做强国有企业,似乎是当仁不让的选择。但是未来的经济转型升级,要求我们在能源结构上也有重大的调整,加大绿色能源、新能源,减少煤炭石化等传统能源的使用量,这就是一个结构性的调整。这种调整和过去不同的是:不少新能源和绿色能源还处在研发起步阶段,实际上很少有人能够穿越未来,知道二十年后究竟是哪一种能源成为我们的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这时候,传统的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来稳定宏观经济的策略,不适用于发展绿色能源的新形势要求。我们需要更加注重资本市场在筛选技术路径,配置社会资源上的功效,坚持十九大以来所提倡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本原则。
 
国有企业应该产业基金化管理
 
那么在国有企业管理中,应该如何既能够做大做强,又能够适应市场机制呢?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转化管理思路,把国有企业管理转向产业基金化。国资委通过设立若干产业基金,把现有的国有企业股权划转到相应的产业基金内,利用资本市场,通过各种领投、跟投策略,把国有股权和民间资本混合。利用民间资本嗅觉灵敏的特点,克服民间资本利益短视化的缺点,有进有退,逐步退出不符合国家长远发展战略的行业和企业,领投那些国家希望发展的产业行业,跟投那些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战略得以实现的企业,才能真正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也能真正实现国有企业的做大做强。
 
实际上,这样的工作,已经在一些地方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实验。比如前几年在重庆的发展中,地方国资打算鼓励笔记本生产商集中投资于此,就设立了一些产业基金,用国资领投,加了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手段(俗称杠杆),也有混合了民间资本。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这类经验的积累,值得很好的总结、鉴别,去伪存真,从理论上推导出一些基本原则,推广到全国各地,最后上升到国家策略。而产业基金的管理,我们已经在公募基金管理中积累了相当的经验,也比较符合资本市场的透明化要求,适应于变化了的国际环境。
 
文章原载于大公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