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做好自身工作 无惧外部冲击

做好自身工作 无惧外部冲击

2018年的这个时候,床铺跑出来说要加税了,他不是一直在减税的吗?怎么加税了呢?因为他加的不是美国人的税,而是中国人的税:有经济学家通过理论模型预测(准不准两说),美国的关税,四分之三由中国生产商承担,四分之一才是美国消费者承担。也有人觉得美国的影响力没那么大,大部分关税实际上是由美国消费者承担。
 
但是无论如何,中国的股票大跌了一整年,这是事实。
 
2019开年,好不容易中国股市走好了一个季度
 
中国也跃跃欲试打算开个科创板“撸起袖子加油干”。床铺再一次跳出来说还得再加税,于是中国的股市又跌了。我炒股二十多年,一直觉得中国A股的股民最听政府的话,以前我们股民天天看的都是《RM日报》,没想到现在的中国股民天天要看的成了床铺的推特了。
 
其实中国股民大可不必如此费心。就像涨跌停板的股票天天有,但是我基本不关心。中国的经济增长四十年来,终于成长到今年世界老二的地位,期间的各种各样的外部冲击也是年年有,也未必比今天更温柔,我们也没必要都当回事儿。因为长期的经济增长,其动力来源是基本的经济制度,而不是外部的这些冲击。这些冲击可以影响的,不过是以季度为单位的中短期走势而已。
 
四十年的经济增长,让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大致上相当于一个青春期的少年,看上去身强力壮,但是基础并不牢固,还有很多地方不如成年人。这时候总是有些街面上的小混混会来挑衅你,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打一架或输或赢,没人能够预料。但是有一点是可以预料的,只要你家里条件跟得上,顿顿大鱼大肉,营养没问题的话,你的体力终究还会继续增长。所以你最后能不能战神挑衅你的人,不在于人家是不是挑衅你,而在于你家里的营养跟不跟得上。中国经济的营养,来自于内部经济制度是不是能够适应下一阶段的经济增长需要。
 
中国经济增长的制度保障
 
现在全中国上下都已经达成一致:中国经济需要有新的增长点,这就是高科技企业发展。而高科技产业究竟是5G为主,还是大飞机,还是核电新能源,更或者是生物医药?这些其实政府也好,私人也罢,都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并不清楚具体的技术路径。因此,社会资源如何在不同产业,以及同一产业内部的不同企业之间分配,最好由一个直接资本市场来完成。所以,为了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我们最迫切需要的就是一个完善的直接融资市场。这是我们建设科创板的初心,无论内外部的环境如何变化,政府都应该把完善资本市场的制度作为最紧要的事情去抓。
 
资本市场能够帮助现有的高科技企业融资,还有很多技术路线留存在高科技技术人员的脑子里没有被产业化,资本市场离他们远得很。中国别的不多,就是人比美国多三倍。如果我们希望激励这些科技人员把脑子里潜在的技术路线变现,就需要建设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否则哪里来全民创新的动力?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工业GM以来最伟大的制度发明,让人类五千年四大发明的速度一下达到四百年五千新发明的程度。所以,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我们中期增长的制度保障。
 
最后,我们现在的高科技人员或许还不够多,为了长期增长的需要,我们还需要完善教育和科研制度,去把现在的青少年培养成为未来的高科技工作者。最近有消息说:美国大学已经对某些特定专业的中国学生收紧了大门。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普遍趋势。但想想也是: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怎么可能把未来的长期经济增长所需要的科技人才培养寄希望于国外大学呢?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打造出数十所世界一流大学,去培养我们自己的高科技领军人才呢?这才是我们长期经济增长的基本保障啊!
 
完善的直接融资市场制度,激励创新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以及中国特色的大学科研制度,是保障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短、中、长三大经济制度。交易的艺术,基本和这些不沾边。
 
文章原载于大公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