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免费是一种幻觉

免费是一种幻觉

离开全面的计划经济有段时间了,80后这一代基本已经没有了对于物质短缺和票证经济的记忆,所以,我们的舆论越来越对“免费”感兴趣起来。
 
首先,自2012年的国庆开始,全国的高速公路试行长假免费通行制度。结果,连着两年的国庆节,高速公路变成了停车场。大家在高速上面磨磨蹭蹭,消耗掉几倍于平时的汽油和时间,获得了一个免费的大好处。真不知道这是德政呢?还是愚政?
 
接着,有人开始宣传免费医疗。早几年有地方政府卖资源获得了大量的财政收入用不完,为了防止“数钱数到手抽筋”,他们在一个小地方试行“免费”医疗。现在,媒体煞有介事的宣传俄罗斯的一个全民免费医疗计划。仿佛只要是能够骂人的话,不管对不对,都拿过来骂了再说,可惜这只是马路边上的泼妇骂街,并不是真正的战斗。
 
免费是一个很好听的名词,极易煽动民众的感情,所以,常常被革命家拿来鼓动民众。但是经济学告诉我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于吃饭的人来讲,或许他这一次真的不用付账,是一顿对他而言免费的午餐,但是这顿饭却必定要有一个人来付账。我们模糊这个付账人的角色,或者延迟这个付账的动作,对于我们自己来讲,也未必有利。
 
长假的高速免费,其实就是一个模糊实际付账人的动作。大家免费上高速了,似乎很开心的一件事。但是实际上,中国的高速是负债经营的一个企业,你让它不收费了,它的成本如何还?它的利润从何而来?眼下中国经营高速公路的企业都是和政府打交道,从政府部门获得收费的权利,很容易想象,政府要它免费七天,自然会通过延长收费年限等等手段来弥补它的损失。由于信息不对称,民众搞不好免费一周的高速费换回来的延长一个月的收费时限。
 
就算政府不延长收费年限,换一个财政补贴的办法,最后买单的还是老百姓。而且还是全体老百姓,包括了那些根本没车上不了高速的老百姓。你说,他们何苦为了这个免费高速而欢呼?
 
免费医疗是一个更加大的幻觉。因为免费高速免的还是一个具体的商品,边界是很清晰的。但是免费医疗就不一样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每个人都想获得最好的医疗救治,而医院医生都是那么有限的一点点,如何才能把有限的资源分配给有需要的人呢?经济学告诉我们,只能利用价格信号,谁的出价最高,就说明谁最需要这种资源。可见,免费医疗不过是过去破产了的计划经济的翻版,披上了现代福利经济的外衣而已。
 
当然医疗行业有其特殊性,政府在其中大有可为,并不能无为而治。关键一点就是医疗行业的信息严重不对称。医生是专家,我们需要听从他的医疗意见,但同时,他又是医疗服务的供应商,如果消费者只是一味的听从供应商的建议,很容易就出现过度医疗和医疗责任不清晰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第三方介入来使得先天不对称的信息尽可能的对称一些。这是政府可以涉及的领域。但不是说,政府就可以直截了当的自己负责开处方当医生了。事实一再证明,凡是国有企业,不论这个行业是多么的特殊,基本上都是低效的。低效意味着最后老百姓买的单远比当初享受免费的时候预期的多得多。
 
所以,做人要厚道。不贪眼前的蝇头小利,可以防止你被街头的小混混骗了;不被免费的“德政”所迷惑了,可以防止你或者你的儿孙背上沉重的税务负担。
 
文章原载于证券时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