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德国总理的二手机

德国总理的二手机

    本届G20,我们都在关注习特会。不过,德国总理专机故障,不得不转乘民航班机前往阿根廷,或许仍然是值得一提的花絮。

2015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新添一架政府专机。俄罗斯一家电视台的画面向公众展示了该机的豪华内饰:乳白色真皮、嵌花硬木、镶金抽回马桶盖板及水龙头。所有的东西均属首屈一指。全长55米的这架伊柳辛喷气机耗资8亿欧元。普京共有4架同样的政府专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派下了任务,要求提供新专机。特朗普这样谈到未来的"空军一号":"它将是最棒的,全球最棒的"。波音公司被授权提供两架完全一样的飞机。官方称,费用共40亿美元。现有的这架总统专机就已经是德国政府专机无法相比的了:由波音747改装的美国总统专机分三层,设有总统套间,套间内有两个卧室、可供100人用餐的两个厨房、会议室,甚至还有一个配手术室的医疗站。

默克尔总理乘坐"二手"飞机

对此,德国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只能望洋兴叹。他们简朴至极,乘坐"二手"飞机。用于远程的两架政府专机"康拉德·阿登纳号"和"特奥多尔·豪斯号"均为空中客车340-300型,曾作为航班客机为汉莎航空公司分别服务了9年和10年,2009年由德国空军购下,编入德国政府飞行执勤队的白色机队。

飞行执勤队的“特奥多尔·豪斯号”空客A340

联邦政府飞行执勤队是德国空军的一个军事单位,与联邦国防军的所有单位一样,隶属国防部。除这两架A340外,该机队还有另外14架飞机和直升机,但它们都只能用于中、近程飞行。

故障、倒楣和事故

那么,陈旧的二手货便意味着不中用?联邦国防部发言人强调指出,政府专机受到"非常定期"、"非常仔细"的保养,对其要求"高于民用标准"。然而,事实上,默克尔总理此次赴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飞行中断这样的事故并非今年首例。10月中旬,刚发生过政府专机在印尼被老鼠咬坏电缆、联邦财长肖尔茨(Olaf Scholz)不得不改乘普通航班飞机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回国的事件;上月中旬,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乘坐"康拉德·阿登纳号"专机赴南非访问,延误数小时,原因是,一个引擎在遭受雷击后失灵,不得不依靠外接设备重新启动。

无法与地面联系

默克尔总理此次G20会议则因全机通信系统失灵而受阻。专机从柏林起飞一小时后,机长发现,不再能同地面飞行安全控制中心取得联系:安装在机身深处的配线盒突然不工作了。虽然,和驾驶舱内所有重要部件一样,通信系统也有两套,但不巧的是,自动转换设备也失灵了。

降落在科隆/波恩机场的“康拉德·阿登纳号”

好在机长通过卫星电话安排了在科隆/波恩机场的计划外降落。然而,由于系统失灵,油料无法排减,飞机不得不在几乎还满载油料的情况下降落。不过,国防部发言人强调指出,尽管这样,不曾有任何时候出现过对乘客的生命构成危险的情况。

默克尔总理很镇静

是夜,默克尔称,"情况严重"。数小时后,她被一架飞行执勤队飞机送至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在那里登上一架西班牙航空公司班机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

从理论上讲,当夜她也可以改乘"特奥多尔·豪斯号"去阿根廷。不过,该机是在柏林,先得赶赴科隆。而且飞来科隆,以及继续飞赴阿根廷G20峰会的任务不能由同一个机组人员完成,因为这会超过法律规定的"飞行及驾驶时间"。而当时并无后备机组人员待命。

这样的事故能够或可被允许在一个工业发达国家那里发生吗?在G20峰会上延迟现身的默克尔总理看上去很放松。她说,不能因一个偶然的事故就想到改变整个系统。根据联邦国防部提供的数据,从2016年6月至2018年6月,政府飞行执勤队共飞行5200次,事故率不到2%。国防部发言人指出,从原则上讲,民用航空领域也常发生通信失灵事故,只是很少成为公众议题罢了。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