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砖家社会

砖家社会

很多人现在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社会媒体总在告诉我们专家的无知。于是无论你是干啥的,在互联网上打字总喜欢用“砖家”代替“专家”,并以此为乐,否则你就像是一个不入流的网盲。我们仿佛有被骗了一辈子忽然有朝一日拨云见日般地清醒:好险,我们幸运地生活在今天,能够不再被砖家们欺骗了!感谢万能的信息时代!!
 
这是一个诡异的现象。
 
如果全世界都是不可信的砖家的话,那么你自己也会是其中一个。
 
比如在这个医患关系严重对立的时候,医生被骂被打都是小事,闹大了都可以捅了他!社会舆论中随处都可以找到医生敷衍了事对待病人以至于伤残,或者医生处心积虑为了多赚钱欺骗患者的报道,当然还有很多祖传秘方隐蔽了几千年忽然显世,告诉大家如何用五毛钱就可以医好医院几千元也搞不定的疑难杂症。
 
一时间,患者对医生的每一个诊断都狐疑,对医生的每一个处方都担心,对手术的每一个细节都害怕。
 
对此,医生说起来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自己辛辛苦苦寒窗20年读完了博士,再在医院实习学习了起码10年,有资格算是个专家没两天,就要被患者用怀疑的眼光,不屑的神情,从头到尾的打量,恨不能挖出心肝看一看是红是黑?哪里还有职业尊严可言?
 
于是医生朋友总是呼吁社会理解医生相信专家,信誓旦旦他们大多数都是好人,尽管他们并不能够保证每个病人躺着进来,活蹦乱跳地出去。
 
怪的是,一旦让医生们聊起民生经济,他们就会对经济学家呲之以鼻,一如病患责之于医生:经济学算什么学问?这些人算什么经济学家?他们不学无术,预测的股市房价全是和现实相反的!他们也有可能学而有术,但是都在为权贵服务,整天祸国殃民,说出来的经济政策建议没一个是对老百姓有用的!如果我这个时候胆敢要求他们少发表一些缺乏经济学基本常识的言论,以免混淆视听。他们常常会一瞪眼: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的生活和这些个经济政策息息相关,为啥我们就没有了说话的权力?你们这些资本家的乏走狗,还想垄断了社会话语权不成?
 
上面的所有质问和论述,把“经济学”换成了“医学”是不是对医生是那么熟悉亲切?他们居然就可以信手拈来,毫不怀疑地用到了经济学身上,于是经济学家也不是笨蛋,照本宣科地开始诅咒新闻记者和编导。新闻业者可以如法炮制,攻击商人,商人可以。
 
当整个社会各个阶层都可以这样质疑别人的时候,有谁能够幸免于难?这个时候,经济学者会发现,原来这个死结在于经济增长的最根本源泉:社会分工。
 
现在社会之所以会生产出越来越多的商品和服务,都是拜社会分工所赐。从最简单的男人打猎女人采集开始,人类不断地把分工细化,每个人能够做的工作越来越简单,所以才有可能整体的生产效率越来越高。
 
但同时,分工的细化伴随着一个越来越不好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对于我们购买到的别人生产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一无所知。
 
实际上,正是因为我们不再自己采药自己医治疾病,我们才会有发达的医学,也因此我们才会对医生的诊断处方手术看不懂。
 
但是这样的现象又何止医学?我们买的食品,我们一眼看不穿其成分,因为不是我们亲手制作,于是我们害怕不良商家掺杂了有毒物质。
 
我们穿的衣物,住的楼房,开的汽车,最后——大家看到的我的经济评论,有哪一样是你自己精通的呢?我们都不精通,它们都是专家制作,但是我们能够因为狐疑砖家,就从此之后全部DIY吗?
 
至少百无一用的经济学家没有这个本事。所以,这是一个何等无奈的砖家社会啊!
 
文章刊于证券时报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