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供给侧改革急需升级

供给侧改革急需升级

供给侧改革已经有段时间了。从前年开始,压产能和压库存已经有了明显的效果。

以钢铁和煤炭为代表的上游资源行业,其产品价格有了明显的上升。例如焦炭指数已经上升了4.5倍,而螺纹钢也涨了3倍。在涨价的支持下,相关上市公司业绩明显改善。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集团,净利润增加了接近30倍,从2015年底的7亿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204亿元,2018年中报保持高水平100亿元;而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净利润也增加了一倍有余,从2015年底的232亿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540亿元,2018年中报保持高水平280亿元。这些资源型的大企业大多数是国有控股,而整体行业的业绩改善也是基于环保标准的提高,技术水平的改善,落后产能的淘汰。所以,这是中国整个宏观经济转型升级的必要阶段。

在这个阶段中,因为民营企业整体负债率比较高,而信用程度比较低,降杠杆和淘汰落后产能双重的压力,使得民营企业日子比较难过,不少人认为出现了“国进民退”的现象。尤其在一些民营企业出现经营困难之后,寻求和国有企业合并,从而客观上导致“混合制改革”。这些现象被认为是改革的倒退,是中国市场化道路上的弯路。

对此,我并不太赞成。

如果我们环保要求的提高对不同所有制企业的要求是一样的,只不过由于历史和客观的因素,国有企业强于民营企业,所以民营企业在淘汰过程中比例高一点,并不能说明这个过程是不对的,是倒退或者是弯路。相反,这是整个行业和宏观经济升级改造的必由之路。否则,我们怎么可能要得到“青山绿水”?

如果我们降杠杆也是基于同样的征信系统,只不过由于民营企业的信贷能力弱于国有企业,银行基于控制风险的考虑,先收缩对民营企业的贷款,造成民营企业的困难程度大于国营企业,那也是可以接受的事实。

所以,对于有些经济学家建议的“AB股”制度,让混合之后的民营企业以少量股权获得多数决策权,我也不赞成。因为在目前这样的监管和法律体制下,这非常有可能导致国有企业利益受损。看看那些上市的民营企业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大股东对待小股东利益,有比国有控股企业更加好的表现吗?如果没有,那么可以想象,一旦民营企业家以少数股权获得多数决策权,国有大股东的利益又会受到怎么样的对待!因为国有资产可能会影响到未来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和保障社会公平,这是中国特色的改革的重要成果,轻易被私人侵占和瓜分,那么中国的改革道路或许会再次陷入前苏东国家的老路。

但是同样,我也不能赞成就此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用国家的力量,形成行业垄断。

这样的话,我们就真的倒退到了原来的计划经济的旧路,重新陷入低效率的国有经济状态,陷入“翻煎饼”的动荡,不利于中国长期的稳定增长。

因此,中国目前进入一个关键的阶段,供给侧改革的初级阶段成果需要保留;而进一步的推进,既要继续倡导市场化改革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又不能倒退到原来粗放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状态。所以,充分利用已经有20年历史的资本市场,把国有资本通过二级市场逐步变现,慢慢引导民营资本增加对国有资本的承接,才能真正推进有质量的混合制改革,带动宏观经济的升级转型。

在这个过程中,国有资本希望要有一个合适的价格退出,才能确保前阶段的改革成果,这个出让价的高低,决定了国有资本是不是保值增值,也维护了中国特色的社会公平的保障力量。因此,我们需要有一个慢牛的二级市场,而这,又需要我们的国有企业通过加大分红比例,获得资本市场的合理估值。以上述宝钢和神华集团为例,当前市场估值都只有9倍,而他们的股息收益率也不高,大约4.5-5%左右。如果分红能够提高一倍,那么很显然股价也能增加不少,如果估值和现在一致的话,最高也可以增加一倍。这就有利于形成慢牛市场并逐步退出国有股,从而在这些竞争性市场上让位于民营企业,提高国际市场上的中国竞争力。

这可以称之为供给侧改革的2.0版本

本文发表于香港《大公报》专栏

我的微信公号是“庙堂江湖”,顾名思义就是说:我喜欢一边不负责任地批评庙堂,一边很负责任地游山玩水。所以大家可以不必太在意我的批评,那都是闲得蛋疼的作品;但是大家可以很在意地和我一起出游,只要你付费就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