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衡水中学想来浙江教什么?

衡水中学想来浙江教什么?

这两天听说河北著名的高考工厂“衡水中学”在浙江平湖开了一个分厂。虽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但衡水中学进驻浙江的消息仍让不少业内人士也大跌眼镜。“居然把衡水奉为神明,还引进文化,简直就是浙江素质教育的倒退,他们准备搞军事化教育,把教室走廊都装上‘防跳窗’吗?”杭州某校长甚至有些激动。
 
衡水中学为啥这么有名气?和前一段时间很有名的毛坦厂中学一样,衡水中学是一座饱受争议的“高考工厂”。它用每年百名左右考入清华、北大作为幌子吸引成千学生加入他们的“军事化管理”,逐渐闻名全省乃至全国。
 
比如,学校每间寝室的门上有小窗,通过小窗可以看见寝室里八张床以及八个人的一举一动;教学楼,每个教室里都有摄像头,大部分时间都是开着的,可以上下左右旋转,可以拉近看到每个人的课桌上是什么;班主任、年纪主任可以随时会调看班级监控录像。
 
对于高考工厂,很多人认为这是穷二代唯一的出路。就连中央电视台也常常来凑热闹。曾经有著名节目主持人采访“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面对万人赴考的盛况,他声情并茂:这里没有富二代,没有官二代,只有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的穷人家的孩子。我相信很多人都对这一点确定无疑:不管高考有啥缺点,在没有别的希望的前提下,高考的确给了穷人家孩子一个相对公平的机会。
 
只是,这样的结论对经济学家而言,并不赞同。
 
首先,大家先不要忙着鄙视官二代和富二代,在自由市场经济里面,合法的收入应该得到保护,富爸爸有能力给下一代创造更加好的生活学习创业的机会,并不是什么不公平的事情,相反,这才是真正的公平,因为富二代的美好生活是对富爸爸的最好奖赏。也是激励穷二代奋斗的基本动力。
 
很多人接受富二代,却认为官二代不妥。其实同理可证。官爸爸积累的政治资本如果合法合规,为什么不能像物质财富一样传承给下一代?
 
其次,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在努力,但并不是每一种努力都是值得赞美的。官爸爸把自己的政治资本交给官二代去变现,贪污腐化,这样的爸爸也在努力,但是这样的努力是现代社会的法律所不能容忍的。那么穷二代去学习诈骗技术从而致富,这样的努力是不是因为他们穷而值得赞美呢?比如央视报告,在湖南娄底双峰县,PS照片敲诈勒索几乎是一个产业,全县从事此项犯罪活动的人数以千计。双峰县走马街镇7万人口至少有2万人从事过制贩假证和短信诈骗。
 
所以,当我们看到毛坦厂这样的高考工厂的时候,请首先想一想:这样的学校究竟是不是在传授知识?究竟在教学生什么样的做人之道?解答什么样的人生困惑?
 
如果为了传授知识,衡水中学不需要三年时间教育他们的学生,因为他们的高中教案内容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都已经讲完了,剩下来的一年多时间是在无休止地重复练习。
 
如果为了教育学生正确的人生观,衡水中学不应该关闭所有的娱乐设施,因为生活不只是学习,学习不只是做练习,做练习不只是做高考相关的练习。三年美好的青葱岁月,在毫无娱乐的高考工厂度过,这不是在教育,这是在谋杀!
 
实际上,高考就是一个温度计,让你看看自己的体温到底有多高?如果大家都不去复习刷卷子搞题海战术,高考还是可以公平地显现出每个人掌握的知识水平和智力高低。相反,如果有部分人没日没夜去刷卷子搞题海战术,就会“勤能补拙”在高考中展示出一个不符合自己原有智力水平的分数,这样的行为,和把体温计在温水中泡一泡,或者和排队的时候偷偷插个队,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更加糟糕的是:这样的行为会逼迫本来并不打算搞题海战术的人也不得不去搞题海战术。等到全社会所有的孩子都陷入题海战术的时候,那个首先搞题海战术的人并不能够获得“勤能补拙”的效果。这就好比大家坐在茶馆里面聊天,你说话声音大一点点,就可以让你的朋友听的最清楚。但是这样以来,别人也不得不提高音量,于是整个茶馆人声鼎沸,每个人都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喊大叫才能让聊天,但是大嗓门除了累坏自己的嗓子,并不见得能够让彼此听得更加清楚。
 
所以,对整个社会来讲,高考工厂就像是生产假冒伪劣的工厂,或者排污破坏环境的企业一样,不值得尊重和赞赏。尽管他们的学生很努力,尽管他们的学生里不太有富二代或者官二代。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