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医生收入低就可拿回扣?

医生收入低就可拿回扣?

我很喜欢听不同意见,因为我觉得真理愈辩愈明。
有一种声音:“你说医生工资低收回扣好像还有理了,那么我穷了是不是可以抢银行呢?”
这个反对声音很普遍,逻辑似乎也通顺。让我觉得有必要花点儿时间聊一聊。但是既然大家讲道理,还是需要一定智力要求的。
“我穷我就可以抢银行”?这样的逻辑当然不对。所以我们社会有刑法追究这样的抢银行行为。但古今中外历代统治者都知道:仅仅依靠严刑峻法杜绝不了抢银行这样的犯罪,特别是当穷人还特别多的时候。所以我们社会为了减少因穷变坏的案例,对穷人有各种各样的帮扶措施:低保慈善保险等等。
过去封建社会,遇到自然灾害灾民遍地,皇帝会减免税赋甚至于赈灾倒贴老百姓。为什么呢?因为人穷了会抢银行。如果所有的穷人都在抢银行,你官府是拦不住的。这就是中国古代统治智慧,“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覆舟”就是这个意思。中国古代还有一句话“法不责众”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因为一个人犯罪可能是他道德败坏,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但是如果大家都犯罪那就是制度问题而不是个体问题了,是制度出错而不是个体出错了。
最近的例子就在委内瑞拉。现在那里的老百姓天天上街抢劫,怎么办?政府能不能和平时一样把所有抢劫财物的委内瑞拉老百姓都关起来呢?办不到。因为那里的老百姓现在不抢劫没有东西吃,日常的生活都维持不了,是谁的错呢?
所以,如果现在调查八个月发现,医生吃药物回扣是一个少数现象,那么很简单,警察叔叔和法院先生伺候就可以了;而且我们也放心了,因为个别医生吃回扣是不可能造成我们整体看病难和看病贵的。
但是我们现在不是觉得这不是一个个别现象吗?我们不是觉得二十年来这个现象已经愈演愈烈了吗?那就是制度性问题,不是医生医德的问题。
第二种声音说:“医生觉得工资低那可以转行啊,为什么就要吃回扣呢?”
这个话听上去怎么这么像经济学教授讲的话啊?“你家的西瓜卖不出价钱,那就种土豆好了”,听上去非常的市场经济啊!可是你知道吗?现在经济学早就进步得不说这么简单的供给和需求了,你OUT了!
人力资本的投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特别是像医学这样的复杂学科。我的帖子里面写了,为了培养一个合格的医生,要十多年时间。这耗费了大好青春,怎么可能在三四十岁的时候轻飘飘地说:工资太低了,我转行!这些医生大部分不是王思聪啊,小目标也不是一个亿啊,你让十几年的人力资本投入都化为空气,可怎么养家糊口??
问这样问题,其实在经济学上叫“敲竹杠”行为,不是医生敲病人的竹杠,是提问题的人试图敲现有医生的竹杠。这样的敲竹杠是合理的吗?我们经济学不会讨论合理不合理,我们只会判断可能不可能。目前的事实是,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些医生都是当初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学,过五关斩六将的人中精英,你们一帮历届淘汰生既然学不了复杂高深的医学专业,顶替不了现有的医生,那么我们社会又怎么能允许医生都转行呢?
而且就算你现在“敲竹杠”成功,那么对我们下一代有什么影响呢?你能不能运用一下你的经济学常识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你还会让你聪明伶俐的宝宝学医,被别人“敲竹杠”吗?不会的话,就麻烦了,因为我们下一代中可能最聪明伶俐的都不学医了,那么我们身体出了毛病可怎么办啊?我们是应该让最聪明伶俐的孩子去学医呢?还是和我一样,无所事事学个经济学呢?
第三种声音说:“我看到周边医生的收入都不止你说的那么一点啊”
说这种话的朋友,我真的是无语了。我从来没有说过医生收入低啊。我说的是医生辛辛苦苦十几年才能行医,工资才这么四五千,怎么够呢?
我们讨论了二十年的医疗改革,为什么迟迟不能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呢?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正视医生的劳务价值,就是因为没有理顺医疗服务的合理价格体系。
假设一次医疗服务的合理回报应该是100元,我们直接支付了100元给医生的话,那么我们的看病成本就是100元,一点儿都不会多。但是如果我们强行规定服务价格只能是50元,医生就通过多开药吃回扣获得另外的50元,我们的支出会是多少呢?如果药的回扣率是50%的话,那么我们就要支付50元服务费+100元药费(我们本不需要的多余的药)=150元!这才是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看病贵啊!
所以,我并不赞成看病贵,也不赞成医生吃回扣。我赞成的是:理顺医疗服务价格,让绝大多数医生堂堂正正地赚到和他们的投入付出相符合的劳动所得。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