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新女排背后的老男人

新女排背后的老男人

今天中国女排在郎平指导下再度夺冠,微信圈再度沸腾。玩微信的大多数是中年人,所以都还记得中国老女排五连冠的历史,于是勾起了童年往事,自然是激动不已。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百废待兴。经济总量不过是隔壁老日的10%,人均更只有人家的1%,这种情况下,有一个团队能够在世界比赛里面不断获得胜利,当然能够振奋人心。

于是突出精神力量,认为这是精神的胜利,是符合逻辑而且完全正确的。至于“女排精神”就意味着拼搏,现在想想不禁莞尔:哪一个运动项目不需要拼搏就能获得金牌呢?中国乒乓球不也需要拼搏吗?认为“女排精神”代表了团队力量,则算是对原来的举国体制的最好概括。

很多人认为这次女排的胜利是女排精神的不灭,我觉得就有点儿不敢赞同。我觉得不如叫凤凰磐涅,因为老女排是举国体制的胜利,新女排是市场机制的成功。

郎平执教中国女排有两次,第一次是1995-1999年间,算是在旧体制之下的尝试,结果失败。郎平为这个机会放弃了爱情和金钱,期望不可谓不大,但是最后出走意大利,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她这四年的不如意。的确,中国的举国体育机制在九十年代如日中天,奥运会金牌节节上升,为什么要改变一个如此成功而富有效率的机制呢?

2008年北京奥运会,郎平执教美国队,在北京拿下了银牌。而这时候的中国女排也获得了铜牌。

2009年,许家印以500万年薪把郎平拉回了中国。大家想一想,为什么这时候不是国家体委把郎平请回来,而是一个“土豪”资本家把她请回来呢?这或许就是一个标志:市场机制的嗅觉往往比计划体制来得更加灵敏。计划体制还没有山穷水尽,大家都提不起改革的兴趣;市场老板觉得机会就在眼前,投入决策是一瞬间的事情。

这时候可以认为郎平是为了中国女排的振兴而回国执教吗?1995年可能是,2009年真不是。

这时候可以认为许家印打算代替国家体委来振兴中国女排?如果有这样的豪气,那么许老板为啥不首先选择中国男子足球?市场机制需要原来计划经济积累下的基础设施,恒大女排几乎以天价投入买到了整个国家队,而郎平也以海归教练的水平把这个恒大女排打造的很大很好。现在许老板携女排威风杀入中国男足,当然这是后话。

所以,2013年郎平再次接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时候,她确乎已经不是1995年的“乐于奉献”的郎平了。她开出的条件几乎就是要改造整个女排的原有管理体制。绝对的用人权,专业化的教练队伍,都被排球管理当局一一接受。

这不得不认为:没有许家印的五百万年薪和上亿元的球队投入,没有恒大女排的辉煌和郎平的出色表现,在衬托着国家女排糟糕的奥运会表现,国家体委怎么会答应这样“丧权辱会”的郎平条款?

可以这样说:

老女排背后站着的男人是袁伟民,

新女排背后站着的男人是许家印!

袁伟民的成功收获了体制的认可,

许家印的成功收获了市场的回报。

老女排的冠军象征着中国的崛起,

新女排的复出意味着中国的自信。

印了一个领导的话:我们既不能用现在否定过去,也不能用过去否定现在。女排还是女排,只是新女排代表的精神,已经不是以前的那种精神。

本文发表于《证券时报》专栏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