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沈凌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12月13日 08:04

黄小鹏:明末君臣为何“要钱不要命”

近年来,明史为民间大热门,特别是明末那段历史因为故事曲折、结果富有戏剧性而令很多人着迷。连前不久最热门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都在其中安排了《万历十五年》这个桥段。
 
这些故事中最让后人唏嘘和不解的是:面临满人进攻和李自成叛乱,崇祯和一众朝臣兼皇亲国戚本可以破财消灾,挽乾坤于不倒,但奈何所有人都守财如命,硬生生地一次又一次错失时机,最终钱没了命也没了,徒增历史笑料。
 
连最严肃的历史学家都承认,明末一系列危机根源只关乎“钱”一个字。抵抗满洲人不停的进攻,养兵需要钱;民间发生饥荒,如没有钱赈灾,造反者就会如蝗虫。没有......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2日 09:29

罗思高的演讲错在哪里?

罗思高的演讲错在哪里?
此文系旧文。
 
这两天微信上流传一个罗思高教授的视频,题目叫:“农村63%的孩子上不了高中怎么办?”,火遍中国。一个歪果仁,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潜心研究中国农村孩子的教育问题,当然不是为了发SSCI文章评职称,也不见得就在乎某网100000+的转发和点评,值得我们尊敬。不过,因为他是学者,我觉得恭维的话就没必要说了,直截了当和他探讨一下他的演讲中的数据和结论,在这个观众注意力只有五分钟的时代,比较适合。
首先,罗思高说:中国高中毕业劳动力的比例是24%,远低于中等国家水平,而且他说:这不是他算出来的,是2010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这我就不明......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1日 06:54

中国工人有力量!

中国工人有力量!
从2007年世界经济危机以来,中国经济的新常态成为经济学界的共识。但是对未来的担忧依旧存在,其中之一就是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和老龄化带来的压力。毕竟,经济增长最终依赖于人。没有人的生产活动,不可能有任何的产出。
 
那么,中国经济是不是真的不再有人口红利了呢?如果是,那么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其动力来源还能指望什么呢?在计算人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力的时候,我们除了需要考虑人口的数量红利,还需要考虑人口的质量红利。而我们现在一直谈论的,往往是指人口的数量红利。人多力量固然大,人优力量也会大。而且如果人越来越优,其进步的效果高过人口下降的速度,那么即便人口数量红利......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0日 08:08

免费是一种幻觉

免费是一种幻觉
离开全面的计划经济有段时间了,80后这一代基本已经没有了对于物质短缺和票证经济的记忆,所以,我们的舆论越来越对“免费”感兴趣起来。
 
首先,自2012年的国庆开始,全国的高速公路试行长假免费通行制度。结果,连着两年的国庆节,高速公路变成了停车场。大家在高速上面磨磨蹭蹭,消耗掉几倍于平时的汽油和时间,获得了一个免费的大好处。真不知道这是德政呢?还是愚政?
 
接着,有人开始宣传免费医疗。早几年有地方政府卖资源获得了大量的财政收入用不完,为了防止“数钱数到手抽筋”,他们在一个小地方试行“免费”医疗。现在,......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7日 06:51

董明珠的赌约输在哪里?

董明珠的赌约输在哪里?

本文发表于《证券时报》专栏 2017.12.22

有点儿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证券时报》发表出来,今天打开炒股软件看到自己的文章,还是蛮有趣的一种体验。

2017即将过去,2018马上到来,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对2018最大的期待,就是那个天大的赌局的揭晓。五年前,格力和小米的掌门人同台领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董明珠面对小米的挑衅,大胆设局,用十亿元对赌小米不可能在五年内在营业额上超越格力。这个赌局在2018年马上就到了揭开锅盖的时候了。因为十亿元的赌注,也因为这两个企业所代表的不同行业,也包......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6日 06:28

亚洲有三个国家的领导最难干,全部都是我们的邻国

亚洲有三个国家的领导最难干,全部都是我们的邻国

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国家领导人是有任期的,一届通常是四年或者五年,大多可以争取连任,干个两届。这个时间是比较长的,可以保持一个政策有个较长的连继性。有的国家可能会更长,上任之后如果下岗,那可能就是去世了。比如新加坡。不过,在亚洲,我们发现有三个国家,他们国家的领导人任期很悲剧,常常是一个任期都干不满,最夸张的可能干两三个月就下岗了。

1.韩国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5日 06:30

德国总理的二手机

德国总理的二手机

本届G20,我们都在关注习特会。不过,德国总理专机故障,不得不转乘民航班机前往阿根廷,或许仍然是值得一提的花絮。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4日 07:00

德国一半家庭租房而不是买房

德国一半家庭租房而不是买房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有关部门,选取广州、深圳、南京、杭州、厦门、武汉、成都、沈阳、合肥、郑州、佛山、肇庆等12个城市作为首批开展住房租赁试点的单位,各地都在响应国家着力构建“购租并举”房地产市场供应体系。
 
广州提出“租购同权”——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可就近读书,
 
武汉明确承租人享受义务教育等公共服务;
 
杭州在今年年底前要建成住房租赁平台,纳入全部出租房源信息共享;
 
上海,首批公开出让的两幅租赁住房用地成交,采取只租不售模式;北京则要求拿......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3日 09:22

乔继红:那些买下德国的中国企业

  2017年,德国继续成为中资企业青睐的投资目的地,在德中资企业达到2000多家。中资企业凭借独特“生意经”逐渐改善盈利状况,融入当地社会,并树立了负责任的中企形象。
 
  美的收购库卡:从质疑到共赢
 
  谈到中资在德并购,就不得不提到中国家电企业美的集团收购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的案例。今年1月,美的以45亿欧元收购库卡94.55%股权的交易完成交割,成为截至目前中企在德最大投资项目。
 
  从2016年5月提出开始,这一交易就不断招致来自德国政界和学界的质疑。德国随后对其《对外经济法》进行了修改,以加强外资审查。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30日 06:33

关志雄:中国民营企业的崛起

关志雄:中国民营企业的崛起
原文作者关志雄,文章太长,有删节。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入围美国《财富》杂志评选的世界企业排行榜“财富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也在逐年增加,其中国有企业一向居多,但最近民营企业的崛起开始引人注目。从总部分布来看,上榜国有企业的总部大多集中在北京,而上榜民营企业的总部则分散在深圳等全国各地。从产业分布来看,上榜国企多位于产业链的上游(原材料)和中游(中间产品和资本财货),而民营企业则集中于下游(消费性产品和服务),两者分属不同领域。
 
主角从国有企业转向民营企业
 
1995年,“财富世界50......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9日 06:53

比特不是币

比特不是币
最近连续几个重磅消息,击中了比特币等电子交易货币的要害。于是出现了瞬间的交易价格的暴涨暴跌,有人欢呼它的泡沫破裂,有人庆幸它是打不死的小强。一以贯之的是: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它未来的价格走势。
 
经济学家说不清楚这些比特币们的价格走势,甚至连它们的技术细节也搞不清楚,所以没有什么大牌的经济学家愿意站出来评论这些事情。经济学家更加感兴趣的,似乎是林毅夫和田国强之间有关于东北产业振兴的争论。我不是经济学家,就更加不敢对这样的高新技术加以评论了。但是我是教经济学的,对于货币的基本常识,我还是有的。所以我不知道比特,但是可以知道它是不是一种币。
&n......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8日 09:19

救急不救穷,岂能政府垫背民企跑路?

救急不救穷,岂能政府垫背民企跑路?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主席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给民企吃下了发展的“定心丸”,接下来的一个月,各个政府部门以及各级地方政府都把给民企纾困摆在首要位置。剧不完全统计,广东、北京、上海、深圳、浙江等地已推出或计划推出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相关基金,规模合计已经超过千亿元。
 
政府利用全体纳税人的资金去帮扶民营企业,先不去说法理上是不是有值得斟酌的地方,至少这是一件有利于扭转先前坊间对“国进民退”的判断的。相信这也是政府欲图把“定心丸”落到实处的一次尝试。但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不少政府纾困资金刚进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就跟你玩金蝉脱......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6日 06:42

核心技术从何而来?

核心技术从何而来?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有句话叫“四十而不惑”,就是说,人活到四十岁这样的年纪,很多事情都应该想通了,对生活没有什么困惑了。那么中国在改革道路上前进了四十年,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呢?感谢《德国之声》约我写一些文字来纪念这四十年,这是系列文章之四。
 
2018年初的时候,中国的最著名通讯设备制造企业——中兴通讯,遭遇来自于美国政府的禁运制裁,一天之内,这家有八万员工的大企业,几乎陷入破产绝境。这个事情深深刺激了中国人的神经。实际上对这个事情,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解读:一些人就事论事,认为中兴通讯这样一个国际化的企业,不遵守规则,触犯......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5日 07:35

我和《证券时报》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我和《证券时报》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证券时报》成立25周年,我和它结缘20年,感谢它给我交流的平台,也期待和庙堂江湖的朋友们本月底相聚在深圳。
 
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在股市里面,却已经有了四五年的实战经验,当然,说经验不如说是教训。
 
虽然在大学里面并没有学到多少经济学的道理,但当时,就连同花顺的老板也不过就是一个浙大电机系的校友,连供给和需求这些个基本概念,都需要我上门去辅导。我只觉得自信心爆棚,可以把这四五年的实战教训和七八年前学到的供给和需求鹦鹉学舌地结合起来,给广大股民谈谈证券投资了。
 
那时候已经有网络和......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3日 08:10

德国首富是哪位?你猜都猜不到!

德国首富是哪位?你猜都猜不到!
到了德国之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购物。生活日用品和食物是留学生必须马上得到的两类商品,囊中羞涩没有关系(我出国的时候是1999年,杭州的房价才3000元每平方米,大多数人的收入是1000元左右,而人民币兑换欧元的汇率是10:1),因为早有学长传授机宜:寻找AlDI和LIDL即可。于是,我在德国七年,去的最勤快的地方除了学校就是这对姐妹店了。最近几年,据说这两家超市连锁店进军英格兰和美利坚,并广受好评,让人觉得,我这个文章不再是留学德国的专属秘籍,而且还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不由得对他们心生敬意。
 
为什么这两家店甚至能够在美国成功呢?大名鼎鼎的沃尔玛不就是在美国起身发家横扫世界......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2日 06:59

德国大学的“廉价食堂”

德国大学的“廉价食堂”
对中国人来讲,“民以食为天”。吃得好,一切都好。所以,我们很习惯于大学食堂能够提供几百种菜品。我本科念的是浙江大学,那时候还没有四校合并,但已经有万人规模了。一到吃饭时间,学生们潮水般涌向食堂,场面蔚为壮观。在这样的需求量面前,即便是几百种选择,我们也会觉得品种很少,时间一长,不知道吃什么才好。于是校门口的小吃摊一水儿排开,迎接不安分的浙大学子。浙大学生也因此养活了很多餐饮商家。这里据说还冒出了杭州城里几个很有名气的餐饮连锁店来。
 
但是德国大学的食堂,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他们不“以食为天”,只求“接地气”即可。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0日 05:56

德国大学如何分配便宜宿舍

德国大学如何分配便宜宿舍
德国的学生宿舍很便宜,交通也方便。所以,住进来了之后,很多人——比如我——就不想搬出去。但学生宿舍又那么紧俏,德国人自然也会有一些入住最长年限的规定,防止你老是不搬出去。
 
这个和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中国学生在大学的时间是规定死了的,四年一到,本科毕业,你想不毕业都有点难。为什么?你懂的!但是德国的大学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很多学生因为不停的挂科,老是毕不了业。所以,可能要保持学生身份很多年。比如我们宿舍一俄罗斯大哥,我写硕士论文的时候,他也在写他的硕士论文,等我写完了我的博士论文,他还在写他的硕士论文。其实他人不笨,就是不想毕业。......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6日 08:51

德国大学的混合宿舍

德国大学的混合宿舍
德国的学生宿舍不仅国际混合编队,而且不分学科、不分性别,统统混合编队。这和国内大学宿舍也非常不一样。我们的管理思路总是喜欢“纯”:男生女生分开住,女生宿舍男生进出都要登记身份,十分困难。所以,谈恋爱的对象们就很不方便,当然也由此冒出了很多浪漫的故事,比如求爱的男生常常呆在女生宿舍的楼下对着爱人的窗户弹吉他,点蜡烛。这些在德国完全不能理解,干嘛不直截了当上楼去呢?因为德国宿舍里男男女女“同楼不同房”——其实也可以同房,作为恋人你可以去学校申请一个双人间,直接同居。德国是允许同居的,甚至于保护同居关系,就像保护婚姻关系一样。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5日 07:37

德国大学宿舍的自我管理

德国大学宿舍的自我管理
一般留学生在国外,总会有几次搬家的经历。一来生活漂泊,居无定所;二来经济条件改善,也会不断改善居住环境。但是我又是一个例外,七年来,一直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
 
德国的大学会提供给部分学生很便宜的宿舍,这一点和中国的大学很相似。
 
很不相似的是:德国的大学没有校园,所以,大学的宿舍也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我住的地方就在一个中产阶层的社区内,周边都是一幢幢的小别墅和联排。德国的社区也好,大学也罢,都没有围墙圈起来,也没有一个保安站岗放哨。我的窗户推开,常常看到对面的别墅主人在花园里辛苦工作。
 
这样......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4日 06:03

自由市场?你别太天真!

自由市场?你别太天真!
近来中国遇到两件烦心事:
第一是人民币贬值,相对于美元已经贬了差不多15%,大家一起喊爹(跌),估计破七是迟早的事儿。
第二是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不被美日欧发达国家承认,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出口产品的“非亲生”待遇还得持续。
 
对于这其中的解读,中外人士各不相同。我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就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因为大家生活中看到的各种各样的自由市场,大部分是消费品市场。吃穿用玩,我们觉得几乎都是市场经济在起基本作用。所以觉得中国已经很市场了。其次,我们是从计划经济过来的,比比二十年前的凭票供给时代,我们也觉得中国已经很市场了。但是这样的感性......
阅读全文>>